Natori.

头像是金瓶拟人。
我永远喜欢他本体。

阿名,搞指针的。
想搞中国典籍拟人的。

梦想是横看九州,纵览千古。

杂食。但比起嗑CP……我还是……
全员向友情向什么的真香。

【银魂同人】笔直前行 去见圣诞老人吧

虽然迟了但还是要说一声圣诞快乐。
一个圣诞节小说续写赛的产物。我是那个不会写文的续写者。已经过前两自然段的作者同意,由我把全文发到lof。
不是HE,一个短篇。
大部分内容以猫视角写。
设定、剧情等与银魂原作有较大出入。
村塾组和松阳老师相关。没有CP。
以下是正文。

我是一只独耳猫。
也就是说,我,只有一只耳朵。我的母亲嫌弃我这怪物模样,因此总是用脚把我踢开,不喂养我。我的主人,不,应该是前主人,自然而然地将我遗弃。我在这世间晃荡,竟忘记世界上还有自杀这样的出口。


夜。我到了某座山。
山间极为冷清。往前看,有一具散发尸臭的尸体,皮肤腐烂不堪。死尸睁着充满血丝的双眼,嘴巴大张,似乎死前受过巨大的痛苦。它凌乱的头发,早已融入被鲜血浸泡的泥土。再往前走,尸横遍野。
死亡的气息腐蚀着周遭,连悬于树梢的暗淡的月都成了绝望论的产物。
几天没吃东西,我就等着饿死吧。绝望的猫就配死在绝望的地方。
我晃晃身子,站不住脚,眼睛也看不太清东西,只知道远处有个模糊的小孩的影子,他坐在成堆尸体上,抱着一把刀。
他提刀站起来,走近,在我脚边停住。
我看中了他的刀。
我狠命睁大眼,使出最后力气喵呜一声——但愿他听得懂我在说什么,我的意思是:拔刀!杀了这绝望的我吧!
“独耳猫。”死鱼眼男孩挠挠他那凌乱的银白色卷发,喉咙里发出慵懒的调调。
“有趣,很特别呢。”
这家伙在夸我吗?我晃晃身子强行站起,狠命往他身上撞。你傻啊!我让你结果了我!
“挺凶的。”他的嘴角勾起一个上扬的弧度,掏出一块不成形状的饼,“喂,你吃吗?吃完就不要再凶我了。”
你在可怜我?不吃!
我扭头想走,可我没力气了。我倒了下去。

银时抱着独耳猫,提上刀,跨过无数尸体行在夜色中,希望在尸体中寻些可用之物。
一个武士模样的青年遇见了银时。
“你好啊。”平淡温和的嗓音。银时眼前的青年,亚麻色长发披肩,细长的刘海自然散于额前,琥珀色的眸子总带笑意,笑容温煦如春日微风,与周遭的沉沉死气对比鲜明。
“一个小孩在尸体堆中,利用尸体上可利用的一切东西活着吗?真了不起。哦,这还有只独耳猫。”青年打量四周,而后冲着银时眯眼笑了。
“你们,一直孤独地活着吧。我名为吉田松阳,私塾的老师。你们要和我回私塾吗?那里,至少能让你们不再孤独。”
松阳温柔地摸摸银时的乱发,再捋捋小猫的毛。小猫似乎是感知到了温暖吧,稍稍动了一下。


我醒时,吮着那卷毛小孩的手指,嘴里是草莓牛奶的味道。
“你醒了。”我睁眼就和他懒懒散散的目光相对。
“真是,松阳给我的草莓牛奶,竟然要分你一点。”
不给我喝也没事啊!饿死我算了!我生气地扭过头。
他漫不经心挖着鼻孔,然后用挖过鼻孔的手捋我的毛。
“呐,你是叫银时对吧!”门外,一个长头发的小脑袋探出来,“啊,这还有只小猫!毛茸茸的好可爱!”
长发的家伙朝我扑来,抱住我就是一通乱揉。不知道我刚被这个挖完鼻孔的人摸过吗!
“少了一只耳朵?没关系,有肉垫就够了!所谓武士道就是即使被肉垫包围也要看透生死!来让我观察观察你的肉垫吧!”
长得挺好看的一小姑娘……不,小伙子,可惜脑子似乎有点问题。我一言不合上去就是一爪,他清秀白净的脸上多了三道抓痕。
“想要接近一点观察肉垫,就成了噩梦的开端吗?咳!”
“噗。”卷毛忍不住笑,“这就是你的武士道啊!喂,你头发长得像假发,叫你假发吧。”
“你怎么知道我叫假……不!我不是假发,是桂!”
俩人吵起来了,没人管我。突然来了个紫发男孩,把牛奶倒在一个盘子里,摆在我面前,一言不发。

我忍不住舔了这盘牛奶。想要自杀的苦涩情感似乎被牛奶的甜蜜冲淡了一点。
或许这是个有趣,也有温暖的地方。

这里是松下村塾,聚集了一群与众不同的孩子——银时是住在尸体堆里被称作“食尸鬼”的孤儿,也是这里最懒散的,天天上课睡觉;桂一本正经地说着傻话,竟还是个优等生;高杉——紫发的男孩,武士家族的小少爷,偏要和家人断绝关系跑来这小村塾,不爱说话,就知道找银时打架……
我是这个村塾中特殊的“学生”,可以逃课,可以上课吃东西或是睡觉的,一个与众不同的存在。我没事就晃着我仅有的一只耳朵,趴银时身边,睡得很香。
这里,没人踢我,没人要遗弃我。我的心门第一次为那个名为温柔的访客打开。


冬。私塾门口堆满厚厚积雪。生平第一次看雪,我兴奋异常,又跑又跳,于雪地上留下小小的爪印。呃,肉垫爱好者桂似乎并不想扫开它们。
“假发,高杉,老师说我们今年打算过鸟蛋节。”银时抱着扫帚,坐在门口玩雪。
“不是鸟蛋节是圣诞节!还有不是假发是桂!”扫雪的桂朝银时头上啪地扔个雪球,狠狠反驳。
“是个从西边传来的节日。”也在扫雪的高杉瞟一眼那边偷懒的卷毛,“话说,为什么老师要我们帮你这懒鬼值日啊!”
“因为近来雪大啊。”银时慢慢拨开头上的雪,见我跑来,就把雪顺手抹到我身上。好冷!
“猫,你知道吗?到了鸟蛋节,会有个红衣老头在小孩袜子里塞礼物。”
“那叫圣诞老人。”桂补了句,“猫,你也会收到礼物哦。”
礼物?会有人给一只奇怪的猫送礼物?

圣诞节,松阳老师给村塾里的孩子们放了假,只有银时、桂和高杉留下。
松阳买了圣诞树、装饰物和零食回来。我看着怀中抱圣诞树,胳膊上挂满大小袋子的松阳,突然怀疑他是不是有隐藏的购物狂属性。桂一面贴心地帮老师把袋子放下,一面朝着偷吃的银时怒吼“快停手啊把美味棒留下”;高杉把买来的养乐多一瓶一瓶挂上圣诞树,顺便自己喝掉一些。
在三个熊孩子的胡乱布置下,松阳家的客厅变得喜气洋洋……才怪!装饰用的彩带被他们拿来干架;除了高杉挂养乐多,桂也在圣诞树上挂满美味棒;银时把自己的手工作品——三个“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”摆在桌子中央,还准备把自己两周未洗的袜子挂上墙——还好被制止了。
身着红衣的白胡子老爷爷突然出现。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圣诞老人!我围着“圣诞老人”又转又跳。
“哦——圣诞老人原来是戴假胡子的老师啊。”银时挖着鼻孔一点都没觉得惊喜,在场的,估计只有我和傻乎乎的桂眼睛放光吧。
“这是你们的礼物哦!你也有,小猫。”
松阳把礼物盒给了银时他们之后,把一包我从未吃过的小鱼干拆开,摆在我面前。
“你们有没有记得给别人准备礼物呢?”松阳打量混乱的客厅,不但未生气,反而笑着提醒他们。
“准备了!假发高杉老师一人一个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!”银时第一个举手。
“谁会要这鬼东西啦!”桂和高杉一脸嫌弃地瞪着桌上那几坨黑乎乎的粗长物体。
“喵!”那是什么?我倒是很好奇啊。
“只有你懂欣赏阿银我的杰作。这是你的。”银时掏出一个小号的黑乎乎物体,又用挖过鼻孔的手摸我头——不过这次倒没那么让我讨厌。我喵一声算是感谢,啃着美味的小鱼干,扒拉银时的杰作玩了半天。这可比桂和高杉送我的美味棒和养乐多有趣多了。
这只奇怪的猫,第一次有了“感激”的情绪。


银时曾说,圣诞老人的红色是血染的。
直到目睹松阳老师身首异处的那一瞬,我才懂他说的并不是什么黑色童话。

在我来到村塾的第八年,私塾的残骸在火中轰然倒下,地球人与天人间的战争大规模爆发,众多攘夷志士都参与了这场战斗,其中包括银时、桂和高杉。他们靠松阳教授的学识和剑术,成了战争中不可多得的大将。
连我也上了战场。虽然仅有一只耳,但我听力极为敏锐;毕竟之前整天跟银时他们锻炼,我的行动也甚是敏捷。我成了银时军中刺探敌情、预判战机的“信使”。

平安夜那天,我竟得知,老师被幕府带走,高杉和桂都被天人抓住。我冒着天人的枪林弹雨箭一般奔向银时的阵营。很不幸,我的唯一一只耳朵被炸没了,而且我腿上还带着重伤。
呵,无耳猫,变得更奇怪了。但我已找到了我存在的意义,我要用我的方式拯救我想拯救的人。
带着心中一团抗念和耳朵处的灼痛感,我不停奔跑,像疯了一样。即使折了耳朵,也要燃烧心中情感笔直前行。

是我带着银时去和敌人谈判的。那时敌人在大本营里燃着篝火,大口撕咬烤鸡,大本营周围是圣诞节的装饰。
眼见此景,不禁忆起和大家一起度过的每一个圣诞节。大家会和我玩,会互送礼物,有好吃的,还会为了一条美味棒打闹……为什么今年就成了这般!
混蛋!当着我们面过节作乐就算了,他们竟让银时选择——杀掉桂和高杉,或者亲手砍下老师的头!
毕竟和银时关系最好,所以我最了解他。银时绝对会选择救高杉和桂,这是正确的选择,因为天道众不可能放过松阳,松阳无论如何都得死!如果选择不杀松阳,又和所有人都死了有何区别!
果然,银时选择一人背负杀害老师的强烈罪孽感。
刃尖的寒光急速逼近老师的脖颈,刹那间头颅飞出滚落在地,鲜血四溅……一大滴血洒到我脸上,像烧着了一般,好烫。刹那间,我回忆过往的摇摇欲坠的思绪像多米诺骨牌一般,塌了。
世界上少了一个和蔼的圣诞老人。

战争以攘夷志士的失败作结。高杉因杀死老师一事与银时决裂,桂不知去向。而我,因没有得到及时治疗,处在死亡边缘。
银时抱着濒死的我,坐在一处不知名的墓碑旁边。碑上的黑色尘埃像降落伞一样倾泄下来,落在他肩上,仿佛让他身负重担。
“圣诞老人的红色是血染的没错吧。”
我不要这样的圣诞节。你这时候还和我开什么玩笑。
“真正的圣诞老人在天堂。你到了那边,别忘了和他说声节日快乐啊。
“他会说,无耳猫,很特别呢。接着会喂你吃小鱼干。
“当初你是因为独耳所以想死吧。这种毫无意义的死亡,圣诞老人是最不喜欢的,自杀的猫不会得到圣诞老人的小鱼干,就像自杀的人不会得到甜食一样。所以今后不管多痛苦,我也会吊儿郎当地好好活着。为了甜食。
“呐,那些破碎的事情,虽然悲惨但笑一笑让它过去吧。绝不要把自己出卖给绝望,在那边也要笔直前行啊混蛋。”

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重新构筑起自己的思绪,而后,放心地闭上眼。我去找真正的圣诞老人咯。银时,假发,高杉,还有我心中最可爱的圣诞老人——松阳老师,再见啦。
圣诞老人,最喜欢即使折了耳朵也会笔直前行的猫了。
(完)

评论

热度(16)